安徽一國家貧困縣房價超6千 官方稱人口回流庫存有限是主因

2017041315:03

安徽省阜陽市臨泉縣是人口數位居全國前三的大縣。近日,該縣發佈的一份“限楊婉儀幼稚園房價、控地價”實施意見顯示,臨泉縣2月份商品房銷售均價破六千。由於超出周邊多個縣城,引發線民關於國家級貧困縣與高房價這一對比的熱議。
國家級貧困縣房價超六千
今年3月23日,《臨泉城區商品住宅類房地產用地出讓“限房價、控地價”實施意見》發佈,要求該縣毛坯房均價控製在每平方米5200元以內。房地產市場監測資料顯示,2月份,臨泉縣商品房銷售均價為6143元每平方米,與去年當月同比增幅28%,其中,住宅均價為5709元每平方米。
“臨泉的房價確實是高,而且上漲得很快。”新城區一售樓處的置業顧問高桂芝說。“周圍的縣都比不了,均價隻有四千多。”去年一年,高桂芝眼看著6月開盤的某樓盤從精裝5500元漲到毛坯5700元,再到10月份,最高價達7000元。
家住臨化社區於王莊的李俊民五月初將麵臨拆遷,想買房卻“沒機會掏錢”。“我跑了三四家樓盤都沒房賣了,到時候隻能先租房,再等新房入住。”對於李俊民來說,安置房並不在考慮範圍之內,還是傾向於品質更高的商業住宅社區。
目前,臨泉縣加速城鎮化建設,2016年,中心城區人口由21.07萬人增加到33萬人,城鎮化率由18.9%提高到26.6%。相較於衛生、教育等配套設施較差的鄉鎮,縣城無疑成為了購房的優選區域。
什麼原因致房價上漲?
臨泉是人口數位居全國前三的大縣。根據臨泉縣政府網站公佈的資料,2015年末,全縣戶籍人口223.3萬人,其中,常住人口就有159.3萬。而2017年臨泉縣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貧困人口已由32.12萬人減少到11萬人。
在高桂芝看來,來自周圍鄉鎮因子女在縣城上學的,從大城市務工歸來不願意回農村生活的,香港如新還有大量的拆遷戶,是他們的購房需求使得臨泉已經“沒房可賣”。
“臨泉的庫存一直都不高。特別是春節前後,農民工返鄉高潮,購房力量增大,房屋的成交量明顯增加。”臨泉縣房產局房地產政策股股長陳嶺告訴記者,“在外務工回來的與農民進城的占購房者的大多數。”
目前,臨泉縣城鎮化進程加快,雖不存在外來人口湧入的壓力,但是受到70萬在外務工人員慢慢回流的影響,房地產市場發展的潛力巨大。
2016年,臨泉縣棚戶區改造專案完成拆遷192萬平方米,其中,絕大多數被徵收人願意選擇貨幣化安置。2017年,征遷麵積還將增大到351萬平方米。
臨泉縣常務副縣長劉峰說,今年,臨泉縣要啟動兩個大的棚改專案,涉及三千多戶上萬人,“拆遷引發的購房剛需較大,而供給不足,房源偏少,這是主要的問題。”
一邊是難以滿足的剛需,一邊是數量有限的商業房產,是否存在政府有意控製土地供應以抬高地價的可能性?
在劉峰看來,老百姓拿著拆遷補助買不到或買不起房是縣政府最大的擔憂,也是房價地價調控政策出臺的初衷。
“地價高,最終會回到政府頭上。”劉峰說。2016年,選擇貨幣化安置的可以拿優纖美容好唔好到每平方米5070元的拆遷補貼外加300元的購房補貼,卻不夠當地的住宅均價。“今年,補貼上調100元,如果再不及時調控,政府對於棚戶區改造的投入會越來越大,形成惡性循環。”
政策如何限住房價?
當地近日出臺的“限房價、控地價”政策規定,在土地出讓活動中,將擬定單宗土地出讓最高限定價,競價達到最高限定價且仍有2家或以上競買人願意繼續競價或報價的,將“搖號”產生地塊競得者。
目前,政策出臺後的兩個限價樓盤還沒有開始銷售,到底能不能真的把房價降下來?臨泉縣一待開盤的房地產銷售人員陳欣給記者算了筆賬,按成交地價310萬一畝來算,房地產開發商的地價成本就在2800元至2900元一平方米,還要再加上基建等其他成本。對於目前將要開售的樓盤,由於土地拍賣是在政策出臺之前,估計定價會超出5200元。
對政策遏製房價快速上漲的作用,臨泉縣一些房地產開發商還是予以期待。晶宮集團臨泉通海置業有限公司銷售經理劉士燃就認為,長期來看,老百姓與開發商都能受益,隻要地價控製得住,就有利潤空間。
“目前的政策是臨時性、階段性的,還有待觀察與評估,下一步會根據實施效果進行調整。”臨泉縣規劃局局長張克亞認為,“以剛性需求為主的縣城房地產市場實際上與一二線城市相比差異很大,調控政策要考慮潛在的風險,全麵分析利弊。”
原文地址:http://www.imastv.com/news/china/2017-4-12/news_content_153586.shtml